<pre id="rbflj"></pre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rbflj">
        <sub id="rbflj"><progress id="rbflj"></progress></sub>

        解讀動力電池行業發展的五大階段

        Time:2016-06-08 14:11:09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解讀動力電池行業發展的五大階段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1991年,日本索尼(SONY)開發出了商業化的鋰離子電池,1995年,豐田應用鎳氫電池在普銳斯(PRIUS)混合動力車上,在此并行有了將鋰離子電池應用在車上的愿景,為此業界開啟了不懈地探究與嘗試。到目前為止,鎳氫電池車載應用已超20年,被豐田汽車已發展到極致,而鋰離子電池車載應用也已開始商業化。
          短短十幾年,鋰離子電池實現車用化,其實已經及正在經歷幾個階段:探索積累階段、野蠻井噴階段、調整反思階段、三國混戰階段和有序發展階段。每個階段的觸發和起止都起因于政策之變、技術之爭和市場之殤。作為行業的見證者、參與者,其實是以一種憂慮的心情看待過往和目前的現狀,但對未來廣闊發展前景持欣喜熱盼之心。為了梳理曾經過往的是是非非,想從行業歷史、技術兩方面來回顧總結過去,理解現實,并從鋰離子電池的特殊性來展望未來?偣卜謨善,此文為第一篇。
          跟隨國家政策(“十五”計劃確定電動汽車發展,2001年啟動車載用動力電池的研究;“十一五”期間實現示范運營;“十二五”期間確定以純電為主的路線,新能源汽車上升為國家戰略;“十三五”計劃應該是技術深度化、市場規;),動力電池發展迂回前進,概括起來經歷了以下幾個時期:
          第一階段(2001~2008)
          綜合來看,這個階段鋰離子動力電池屬于初創期和積累期,只有少數企業在深耕、堅持、堅守著。應該來說這一階段,特別是2006年之前,沒有多少經驗可借鑒(可借鑒的是3C類鋰離子電池技術),真正屬于技術的“原創”期,有些企業淺嘗輒止,望而止步。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    唯一的示范化就是北京奧運會(595輛節能與新能源車應用,50輛鋰離子電池奧運大巴),讓大家看到了產業化的可能,有些企業開始轉型涉獵動力電池,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。
          第二階段(2008~2011)
          2010年上海世博會、廣州亞運會,以及后來國家“十城千輛”計劃實施,幾個誘人的“蛋糕”催生了很多電池廠如“雨后春筍”,走上了短平快的發展道路:技術同質,品質管控貧乏。但市場的“饑渴”催促著他們的野蠻生長,同時市場的不成熟以及技術發展時間的“短促”慫恿著這些企業的生存。這一階段各個電池廠技術不能分出高下,地基有多深還未能見分曉,存在“格蘭亨姆現象”(價值不高的東西會把價值較高的東西擠出流通領域)。
          第三階段(2012~2013)
          應征了一句話:“只有潮水褪去,才能知道誰在裸泳”。國家補貼政策的延緩,路線轉型的適應,致使短期內市場需求不穩定;同時第一批示范運營的電池存在的問題已經顯現,技術問題凸顯出來,這綜合影響了需求的疲軟和技術上的觀望、搖擺。這使很多“半路出家”的企業“知難而退”,“借機還俗”;部分純做動力電池的企業資金匱乏,無以為繼,退出歷史舞臺。讓大家感覺2015年累計50萬量新能源車的銷量遙不可及。
          這一階段其實已經沉淀下了一些技術扎實的企業。
        第四階段(2014~2015)
          第三階段遇到的問題在整個歷史背景下是短暫的,但對有些企業確是永久的冬天,未能看到春天的到來。國家從宏觀層面對新能源車再次重新定位,上升為國家戰略(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關于新能源汽車的講話),這給新能源車的發展注入了強心劑,新能源車的發展進入快速道,因此帶來了對動力電池的強勁需求。尤其是2015年,單年度鋰離子動力電池產銷量達到17GWh,各個動力電池廠家可以說是產能飽滿,業績滿意,同時很多廠家均加快了擴產計劃。部分企業“死灰復燃”,咸魚翻身,同時有一些外來漢裝飾門面,成為行業一員。
          可以估計的是,這一波井噴和第二階段有相似之處,電池廠魚龍混雜,質量參差不齊,必然會出現質量、性能問題;不同的是有幾家企業技術已經經過多年沉淀,具備了行業領頭羊的角色。
          第五階段(2016-)
          異常波動的發展,帶來的是質量問題產品流入市場;劍走偏鋒的企業利用政策空檔騙取國家補貼;過去的2015年電動車安全事故發生多起,引起大家對迅猛發展的市場與實際技術不符之間的矛盾的擔憂。綜合因素下,調控、管理、規范等措施是必然會應用而生的,在這個過程,必然會大浪淘沙,從產品技術、售后服務等方面分出三六九等,逐漸產生幾家“寡頭”企業,引領這個行業朝健康方向發展。
          工信部開始實施的《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推薦車型目錄》和《汽車動力蓄電池行業規范條件》在4月底新一輪說明中對電池企業和整車進行了重新要求和約束,有利于行業的健康發展。據不完全統計,當前共計有150余家動力電池企業,但我們分析可以看出,超過10年的不到5家,多數是于近3年內成立發展起來的。技術的發展需要競爭,同時也需要沉淀,所以適當的政策引導是必須的。
          似乎所有的技術的應用在我們國家都逃不出創新、市場化、無序競爭化、野蠻生長、市場淘汰和規范管理,有序發展的規律,動力電池也是。
          欣喜的是我們已經正在走過野蠻生長的階段,朝著有序發展階段行走。
         
        0
        膠體電池生產基地
        地址:河北省衡水市故城縣經濟開發區奧冠大街南首
        鋰電池生產基地
        地址:山東省德州市東方紅路東首(近德州高鐵站)
        電話:400-807-8811